告知:2017届大学结业生就业率达91.9% 高级职分高等专科学园超本科

理性将成为高校学生的常态

摘要:第三方机构发布2017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
大学生起薪最高的是搞网络的 来源:南方都市报
6月12日,教育数据咨询机构麦可思研究院在北京发布2017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反映2016届本科毕业生的就业去向、薪资增长、职业晋升等情况。报告显示,信息技术等知识...

中新网北京6月
11日电11日在北京发布的《就业蓝皮书:2018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
2017届中国大学生毕业半年后的就业率为91.9%,高职高专就业率首次超过本科。除了地域选择,从就业去向的类型来看,大学毕业生在民营企业就业的比例从2013届的54%上升为2017届的60%,与此同时,在国有企业就业的比例从2013届的22%下降到2017届的18%,在中外合资/外资/独资企业就业的比例从2013届的11%下降到2017届的7%。根据不同专业的就业状况,这份报告也列出了那些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的“红牌专业”,以及失业量较小,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高的专业,为需求增长型“绿牌专业”。

近期有两个关于大学生报告发布的新闻,引起了笔者的注意。一个是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发布的首份《中国高等教育质量报告》,一个是麦可思研究院日前公布的大学生就业报告。虽然笔者由于目前在加拿大进行学术访问而不在国内,无法看到这两份报告的全文与原文,但笔者看到这两个报告的新闻报道,依然是颇为兴奋的。

  第三方机构发布2017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

就业率;本科;显示;大学毕业生;就业满意度;高职;毕业半年;大学生毕业;调查;蓝皮书

《中国高等教育质量报告》里面说到我国“2015年在校生规模达3700万人,位居世界第一;毛入学率40%,高于全球平均水平”;麦可思研究院的大学生就业报告中提到“毕业生失业比例连续5年下降,收入增长明显”。这两个数据结合起来可以看到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系统经过连续将近20年的大规模扩展后,不但数量巨大的学习者有机会接受到高等教育,而且还能做到“毕业即就业”。

  大学生起薪最高的是“搞网络的”

中新网北京6月11日电11日在北京发布的《就业蓝皮书:2018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7届中国大学生毕业半年后的就业率为91.9%,高职高专就业率首次超过本科。

遥想2003年,笔者正在读博士,加入了一个课题组就是研究1999年扩招后第一届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当时就业市场上一下子比上年多了这么多的大学毕业生,加上当时的高等教育仍然被广大民众、家长与学习者自身认为是精英教育,所以很多大学生出现了“毕业即失业”的现象,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很多自视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有业不就”。比如作为吸收就业大军的中小企业,最终吸收大学毕业生的比例很小,而去小城市和农村就业的大学毕业生的比例就少之更少了;背后很大一个原因是当时的大学生不但从意愿上不愿意去这些地方,而且实际上即使找不到工作也不去这些地方就业。随之,从2003年以后的好几年时间,因为高等教育连续的大规模扩招,大学毕业生的规模不断创新高,使得大学毕业生的就业越来越严峻,“史上大学生最难就业年”也连续出现。

  来源:南方都市报

中国大学毕业生就业率如何?

现在十多年过去,随着我国从高等教育精英化阶段跨越到大众化阶段,社会对“大学生是天之骄子”这一上个世纪的想法早已淡化,加上大学学费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大学生的就业期望与就业行为也就越来越理性。麦可思研究院日前公布的大学生就业报告中提供的数据就是很好的佐证。因为,近几年来,大学生的失业比例不断下降,而“失业比例下降的一个原因是毕业去向的分流。”首先,“受雇全职工作的比例呈下降趋势”。其次,从毕业去向的城市类型来看,“2010~2014届本科毕业生在地级市及以下就业的比例基本持平,高职高专毕业生在地级市及以下就业的比例从56%上升到60%……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城市分布已初步出现‘重心下沉’”。再次,从雇主规模来看“本科毕业生的去向主要从大型企业流向了中小型企业……在中小型企业就业的人数比例呈上升趋势。”

图片 1

——2017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首次超过本科

从麦可思研究院的报告中还可以看到和大学毕业生失业比例下降同时出现的是毕业生的名义月起薪不断上扬,而且笔者简单作了一个分析,发现大学毕业生名义月起薪的增长速度远远高于CPI的增长速度,也即大学毕业生的起薪是有了实实在在的增长。

  6月12日,教育数据咨询机构麦可思研究院在北京发布“2017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反映2016届本科毕业生的就业去向、薪资增长、职业晋升等情况。报告显示,信息技术等知识与服务密集型现代产业发展强劲,2016届本科毕业生从事的主要职业类别中,毕业半年后月收入最高的是“互联网开发及应用”(5679元),其次是“计算机与数据处理”(5636元)。

这份报告由第三方教育质量评估机构麦可思研究院撰写,调查数据基于麦可思对于2017届大学毕业生(全国样本为30.6万)毕业半年后,以及2014届大学毕业生(全国样本约26.4万)毕业三年后的调查问卷。

所以综合这两个报告可以清晰看到,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高等教育,另外一方面是大学生的就业率和起薪在经历了好多年的低迷后连续上扬,也即越来越多人能够从高等教育中获得收益。这两者将形成一个良好的正反馈,促进高等教育的健康发展。而一旦这个正反馈稳定下来,可以预测的是,学习者和家长对高等教育的投资会越来越理性;而高校将会主动和社会互动,使得办学能够和社会需求挂钩,这样才能吸引学习者。

  报告显示,2016届大学生毕业半年后就业率为91.6%,与2015届基本持平。毕业生平均月收入为3988元,其中,本科院校毕业生月收入为4376元,高职高专院校2016届毕业生月收入为3599元,均高于城镇居民2016年月均可支配收入(2801元)。剔除通货膨胀影响后,近五届本科毕业生月收入增幅为20%,高职高专毕业生为22%。

调查显示,2017届大学生毕业半年后的就业率为91.9%,与2016届、2015届基本持平。其中,2017届本科生毕业半年后的就业率为91.6%,高职高专毕业生半年后的就业率为92.1%,高职高专就业率首次超过本科。

除此之外,笔者还预测大学的辍学率也将会大大增加。这是因为随着学习者越来越理性,理性将成为高校学生的常态,学习者会越来越从成本和收益的角度来考虑高等教育的投资。如果有合适的就业或者创业机会,甚至有合适的游历经历,学习者都可能会中断高等教育的学习。而这其实是在一些高等教育发达国家已经发生的事实。笔者建议我国的高等教育系统要提前对这种变化作出一定的应对策略,给那些由于种种原因中断高等教育的学习者有以后继续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以减少整个社会人力资本投资的浪费。比如高校能够让学习者更为方便地保留学籍、更有弹性地完成学业,再比如整个高等教育系统有机制让暂时中断学习的学习者可以较为方便的转学、学分积累、学分转换等等。

  大学生就业真的越来越难?

值得一提的是,调查显示,2017届大学毕业生的就业满意度为67%。从不同城市来看,北京是“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中就业满意度最高城市,杭州是新一线城市中就业满意度最高城市。

总之,经过将近二十年的不断规模扩展,我国的高等教育早已进入了大众化阶段、并向普及化阶段稳步迈进,因此整个社会包括高校学生在内对高等教育的投资将会越来越理性,理性将成为高校学生的常态。这将会带来一系列的深刻变化,包括大学生的辍学率将会增加。为了避免这种教育浪费现象的发生,高校以及整个高等教育系统要为学习者提供更加弹性的学制、大范围而且认可度高的学分积累与转换系统等,而这本身也会极大促进高等教育更加健康地发展。

  当前“新常态”经济形势下,大学生就业是否真的一年比一年难?从报告来看,大学生的就业率数据确实有下降,但没有网上所说的那么夸张。2016届大学生毕业半年后就业率为91.6%,与2015届的91.7%基本持平,比2014届92.1%略低。就业学生中,“受雇全职工作”的比例为77.3%,“自主创业”的比例为3.0%。麦可思研究人员郭娇认为,从近三届的趋势看,大学生就业率可用“态势平稳”来概括。

大学生毕业后都去哪?

《中国科学报》 (2016-04-28 第5版 大学周刊)

  “经济发展的质量和就业质量密切相关,随着改革调整的深入,我国经济发展的质量和生态在改善,这是大学生就业保持稳定的重要原因。”在人社部国际劳动保障研究所副所长刘军看来,经济结构调整初步到位,创新创业的环境的改善,都使得大学生的就业生态发生了积极变化。

——“北上广深”对大学毕业生吸引力减弱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