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论文太高冷被批“专业自恋”

公开数据徽章和公开材料徽章被用于标识数据或研究材料公开可用的论文。

实验重复者和原文作者进行合作、联系的惯例也未形成。一些原文作者拒绝分享数据或实验方法上的细节。在有些案例中,实验重复者会首先播报他们的实验,而不是去解决结果之间的不一致性,这使得他们更易遭致实验不完整的批评。(幸好实验重复者和原文作者现在都在避免谩骂。)随着重复实验变得越来越主流,我们相信科学界会建立起合理的执行标准。

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史蒂文·平克批评有些论文作者“用一个词就能说明白,却偏用三个长长的词”,称这种写法是“专业自恋”。平克对英国《泰晤士报》说:“我常常被我自己专业的期刊的文章难倒,甚至包括《认知科学趋势》这种帮助我这样的人获取本领域最新信息的期刊。”在英国沃里克大学研究数据学的阿德里安·莱奇福德认为,论文中充斥术语、缩略语,费解难懂,会导致一些重要的思想见解被埋没,而论文表述晦涩复杂也容易令人兴味索然。莱奇福德和同事今年8月在《皇家学会开放科学》杂志上发表研究结果说,论文题目长一个词,论文被其他科学家引用的次数就少几个百分点。

CoS的研究人员独立检查了《心理科学》上每篇文章关于数据可用性的声明。他们还核实了4本其他心理学期刊上每篇文章的数据可用性。研究结果发表于《科学公共图书馆:生物学》杂志。

可重复性对一项科学研究来说,是一条入门的死规矩。但由于种种原因,研究者们似乎不太乐意对别人的研究成果进行重复实验,重复实验者和原文作者缺乏良性的互动,期刊对重复实验的相关文章也拒而不收。

很多学术论文在普通读者看来仿佛天书,明明每个字都认识,串在一起就看不明白了,这时候可能会自叹学识浅薄。其实不必,因为不少论文表达方式晦涩难懂,连科学家都看不懂,忍不住吐槽。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史蒂文·平克批评有些论文作者“用一个词就能说明白,却偏用三个长长的词”,称这种写法是“专业自恋”。平克对英国《泰晤士报》说:“我常常被我自己专业的期刊的文章难倒,甚至包括《认知科学趋势》这种帮助我这样的人获取本领域最新信息的期刊。”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免疫学家丹尼尔·戴维斯与平克有同感:“很难看明白我的专业以外的内容,有时即便是本专业的。”在英国沃里克大学研究数据学的阿德里安·莱奇福德认为,论文中充斥术语、缩略语,费解难懂,会导致一些重要的思想见解被埋没,而论文表述晦涩复杂也容易令人兴味索然。莱奇福德和同事今年8月在《皇家学会开放科学》杂志上发表研究结果说,论文题目长一个词,论文被其他科学家引用的次数就少几个百分点。
据新华社

图片来源:Open Science Collaboration

可以看到,一篇关于重复实验的论文,基本上不会成为出版物和研究者的首选。很多期刊拒绝考虑重复研究的文章,而很多研究者如果发现自己的实验结果和他人不一样,也并不会觉得有必要开展一场争论。所以,不知情的科学家可能会在一些死胡同般的项目上浪费时间,而对真正有价值的研究又小心翼翼。

论文太高冷被批“专业自恋”;期刊;缩略语;科学家;英国沃里克大学研究数据学;阿德里安·莱奇;曼彻斯特大学;认知科学;天书;埋没;同感

图片 1

“目前情况下,大多数重复实验都不是来自于有组织的合作,而仅是个体实验室对下阶段的研究进行测试。如果实验室的重复结果可以共享,那么科学界将会受益。”文章写道。

在2014年7月~2015年5月发表的171篇合格论文中,有43篇因开放数据收到了徽章,尽管CoS研究人员发现,并非所有文章都以一种让其他科研人员很方便使用的方式,真正实现全部相关数据的可用。不过,CoS项目协调员Mallory
Kidwell表示,和资源可被获取的单纯声明相比,徽章是数据可用性的更好指标。Kidwell领导了这项要分析近2500篇论文的工作。“当某个人申请徽章时,会有一种责任感在里面。”她说。

心理学界在支持重复研究上算是先行者, 《心理科学前景》(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已经开始出版一类新的文章,提倡一种新形式的合作:要求心理学家挑出一项有影响力的研究,对此进行重复实验并制定一个实验计划,研究的原文作者会受邀为该重复实验计划提供建议,多家实验室自愿参与收集数据和结果,无论这些数据和结果如何,该重复研究都会以“重复实验报告计划(registered
replication report)”
的形式发表(注:该计划由《心理科学前景》期刊在2013年发起,旨在验证过去那些经典心理学研究的结果。重复实验所得的文章、原始数据、以及实验材料都可以从网上下载)。目前《心理科学透视》共发表了三篇报告,每一篇报告从原文作者的观点出发。

一项为期17个月的试验获得的结果显示,在让科学家公开分享其研究背后的数据方面,涉及奖励彩色徽章的数据共享运动是一种效力惊人的激励。

但是这些零星的重复实验报告的发表,对于想要验证大量科研项目的准确性来说是没有效率的。目前情况下,大多数重复实验都不是来自于有组织的合作,而仅是个体实验室对下阶段的研究进行测试。如果实验室的重复结果可以共享,那么科学界将会受益。

数字徽章激励科学家共享数据

围绕着重复性实验,当地时间8月24日,英国顶级期刊《自然》杂志在最新的一期中发表了名为《去重复实验吧!》的社论。文章揭示了现在并不良性的、交流重复实验结果的学术系统,“没有科学家愿意对别人颇具前景的项目进行重复研究,相比而言,他们更愿意去了解他人进行重复实验获得的结果。在实验的可复制性或可重复性变成主要争论点之前,科学家们早就有能让自己脱身的策略,比如用闲言碎语。”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