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仿吾:五译《共产党宣言》

《宣言》汉文全译本考证

  1930年左右,华岗译本的首版由上海华兴书局出版社出版。在该译本中,华岗将《共产党宣言》里的最后一句话译为“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与现在通行的译文“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十分接近。

成仿吾第二次翻译《共产党宣言》是1938年在延安与徐冰合作翻译的,被称为成徐译本。徐冰当时是《解放日报》编辑,成仿吾是陕北公学校长。这一年中央宣传部弄到了《宣言》的一个德文小册子,要他们翻译出来。他们两人把书分成两部分,成仿吾译前半部,徐冰译后半部。他们都是利用业余时间翻译的,工作条件很差,资料缺乏,连一本像样的德文字典都找不到。译完后,成仿吾把全部译文又通读一遍。同年,这个译本在延安作为《马恩丛书》第4辑出版;9月,又在武汉和上海由中国出版社、新文化书店等出版。该译本收入《宣言》正文和三篇德文版序言,是中国首次出版的根据德文原文译出的版本,传播范围很广。

新中国成立前

  1919年年末,陈望道受《星期评论》杂志社委托,回到故乡根据日本版《共产党宣言》进行翻译。译稿于1920年3月至4月间完成,回到上海后陈望道把译稿连同日文版、英文版材料交给李汉俊校阅。李汉俊修订后,又送给住在上海环龙路老渔阳里2号的陈独秀再校。

成仿吾第五次翻译《共产党宣言》是1975年。1974年,他写信给毛泽东,谈马克思、恩格斯原著的翻译问题。他在信中指出诸译本中错误很多,希望能够重新校译原著。8月,毛泽东作出批示,支持成仿吾从事马克思、恩格斯原著的校译工作。9月,成仿吾到京,12月出任中央党校顾问。中央党校抽调王亚文、郑伊倩等同志组成校译小组,协助他进行校译工作。他们着手翻译的第一部经典著作就是《共产党宣言》,把1848年第一版德文原著同当时通行的德文本作了对照,发现有48处不同。这段时期,成仿吾与助手们每天讨论三个小时,对修改稿逐字逐句进行研究,前后经过三遍重大修改,到9月初步定稿。讨论稿印出后,成仿吾送给胡乔木、范若愚、张仲实等同志,请他们指正。还邀请了在京的26个有关单位的同志们一起座谈,并到工厂、公社和部队中去征求广大群众的意见。他们吸纳大家的有益建议,又对译文进行了修改。

另外,对于新中国成立前《宣言》汉文全译本的厘定,乔冠华校译本是在修订和完善1938年成仿吾、徐冰译本的基础上形成,学界对1948年香港出版的乔冠华校译本是否应算作独立译本的认识不一。通常而言,由不同译者翻译的同一本书,就是这本书的不同译本。不过随着译本的传播,不少后来的译者在翻译时都会参照前人的译本,如华岗在翻译《宣言》前已经学习了陈望道译本。

  但是,原本计划连载的《星期评论》因有进步倾向被当局勒令停办,于1920年6月6日停刊。由此,《共产党宣言》不得不另择出版机构。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共产党宣言》于8月在“又新印刷所”(现位于上海市复兴中路221弄12号)得以影印。译本一经出版就受到多方关注,“到北伐战争时印得更多,随军散发”。

第三次翻译《共产党宣言》是在1945年。当时,成仿吾从晋察冀边区阜平县回延安参加“七大”,有时间对《宣言》译稿作较大的修订,定稿后交给了解放社。但不久国民党军队进攻延安,可惜译稿也没有下落了。

就当前国内发现的三种乔冠华校译本来看,封面写的都是“马克思、恩格斯著”,“成仿吾、徐冰译”。封面并没有署校译者的名字,但在“校后记”中进行了说明。因此,如何来界定该译本成为学界颇有争论的问题。

  俄国十月革命以后,马克思主义逐渐成为指引中国社会发展的重要学说。以往只言片语、零散的、不系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已经难以满足先进分子的需要,经典著作的大量翻译与引进成为人们的现实诉求。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纲领性文件之一,《共产党宣言》全文的翻译随之成为宣传和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迫切任务。

成仿吾第四次翻译《共产党宣言》是在1952年。当时,他在中国人民大学工作,抽空将延安版的《宣言》中译本稍加校正,作为《宣言》出版105周年、马克思诞生135周年纪念版,由中国人民大学和东北师范大学少量印行,供校内使用。这次校正是成仿吾一人所作。成仿吾在重校后记中说,译文本是很难令人满意的,好在《宣言》是宜于细嚼的珍品,对那些细心研究或反复钻研的同志们,相信还是会有帮助的。

综上分析,当前可考证的《宣言》汉文全译本在新中国成立前存在六个,分别是1920年陈望道译本,1930年华岗译本,1938年成仿吾、徐冰译本,1943年博古译本,1943年陈瘦石译本,1948年乔冠华译本;新中国成立后则存在三个,分别是1949年莫斯科百周年译本、1978年11月成仿吾译本以及包含四个版本的中央编译局译本系统(分别是1964年9月本、1978年6月本、1995年6月本、2009年12月本)。《宣言》的翻译史也是马克思主义真理在中国传播的历史,不同时期的《宣言》译本、版本共同见证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生根、发芽,不断创新发展的历程,也见证了中国共产党人不断自我革命、坚持不懈追求真理的历史。

  北伐战争时随军散发

成仿吾第一次翻译《共产党宣言》是1929年。1928年他在巴黎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先后在巴黎和柏林主持西欧中共支部机关刊物《赤光》,担任社长兼总编辑,并随德国共产党理论家海尔曼·冬克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德文原著。当时,蔡和森知道他知识渊博且通晓五种外语,就从莫斯科给他来信,要他把《共产党宣言》译成中文,说莫斯科外文出版社准备出版。成仿吾就采用当时最流行的德文版本,参考英、法文译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译出后,他请一个德国共产党员将《共产党宣言》中译稿带往莫斯科交给蔡和森。由于蔡和森已奉命回国担任广东省委书记,不久就牺牲了,所以译稿也就丢失了。

第三,关于中央编译局的《宣言》译本。中央编译局在不同时期对《宣言》进行重新翻译,形成了1964年9月本、1978年6月本、1995年6月本、2009年12月本。具体信息如下:1964年9月本(收录在1972年5月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1版)、1978年6月本(收录在中央党校编《马列著作毛泽东著作选读》,并于1992年3月出版单行本)、1995年6月本(收录在1995年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2版,并于1997年8月发行单行本)、2009年12月本(收录在当年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文集》10卷本,并于2014年12月发行单行本)。

内容摘要: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纲领性文件之一,《共产党宣言》全文的翻译随之成为宣传和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迫切任务。中共中央成立翻译校阅委员会,博古作为翻译校阅委员会委员,接受了重新翻译《共产党宣言》的任务。博古译本是新中国成立前《共产党宣言》汉译本中传播最广、影响最大的译本。中央编译局在不同时期对《共产党宣言》进行重新翻译,形成了1964年
9月译本、1978年译本、1995年 6月译本、2009年
12月译本。从1920年第一个中文全译本到2009年
12月译本,《共产党宣言》译本由没有序言、没有注释到7个序言、45个注释,中国共产党人对《共产党宣言》的认识越来越准确、客观、科学。《共产党宣言》的翻译史,是马克思主义真理在中国发光的历史,更是中国共产党追求真理的历史。

成仿吾是我国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新文化运动的重要代表,著名教育家、文学家、翻译家。他早年留学日本。“五四”运动后,与郭沫若等人从事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文化活动,建立了著名的革命文学团体创造社,参加创办了多种文学刊物,撰写与翻译了许多论文、小说、诗歌,并倡导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对推动我国革命的新文化运动起了重要作用,是当时有影响的文学家。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